FC2ブログ
Loading…

森青總部離我家很近

Posted by 你知道的number5 on 29.2007 混覺   5 comments   0 trackback
tshi.jpg
PTT鄉民設計圖 ( 噗 )

以下非森青。有一次去台中出差巡百貨專櫃時,忽然有個女生上前來問我的包包哪裏買,這種情況我偶爾會碰到,再加上她的穿著打扮頗為時尚,於是不疑有它跟她聊了起來,沒想到便開始我這輩子以來所遭遇到,最熱情噓寒問暖的經驗。這位小姐並不是照三餐打電話給我,而是每半小時打一次,當時手機設定直接轉語音信箱,她還不辭辛勞每通都留言,從天氣談到台中小吃再談回台北衣服哪裏好買,感情、工作話題也順口沾一下,到最後她終於忍不住說道 : 『 我們這位老師每週在台北都有授課,他真的可以對妳的人生有很大的幫助跟啟發,妳為什麼要如此冥頑不靈、身在福中不知福,不願意去聽聽看呢?我們外縣市的都還要坐火車去才能得到幸福的機會,妳怎麼可以不珍惜... 』 對了,她是哽咽地說。第一次見識到賣成長課程賣到自己崩潰,害我語音留言好一陣子都捨不得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電視兒童

Posted by 你知道的number5 on 26.2007 感覺   8 comments   0 trackback
習慣性打開電視
就像有些人是隨手開啟收音機
不是想看或聽些什麼
只是希望周圍有點聲音圍繞
以為這麼做 就不再寂寞了
就好像以為把東西吃進去 就會大大滿足不再寂寞了
以為有付出就會得到回報 不再寂寞了
以為看得見入口就能順利尋覓出口 不再寂寞了
老是以為這麼或那樣做 就不再寂寞了

大學畢業整整一年後,我家才開始裝第四台
但我不會忘記我從六歲就懂得看著電視掉眼淚
不是因為節目內容,而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家
過了二十五年後的現在
我很理解也講得出口當年那種感覺就叫做寂寞
只是沒料到這無形空虛感的生命力竟然這麼強
就連現在我做了這麼多破壞它的行動都沒用
只好打開電視 框框裏面還有人能陪我
萬分感謝

小麥與東京鐵塔.....

Posted by 你知道的number5 on 18.2007 混覺   4 comments   0 trackback
颱風天硬是要出門唱歌的後果,就是回家沒東西可吃。繁華的sogo商圈讓我誤以為當我回到我家的衣蝶商圈,依舊看得到霓虹閃閃,沒想到衣蝶已經關店了,放眼望去一片抹抹,只有一道光,象徵著溫情與愛的黃光在招呼我,差點感動說出1號餐 & 6號餐給我各來一份再來支冰風。最近很幸福吃了很多精緻又昂貴的料理,不過颱風天吃小麥,也讓我超有滿足感的,尤其是在電梯裏看到鄰居手裏抱著一排泡麵時,我的大麥克香味竟然讓他手足無措呢!( 尾巴翹高高/ ),所以儘管我的薯條有一沱鹽巴,我還是要來感謝一下小麥的揪甘心.....服務業們 & 所有還在工作的人辛苦了。

同樣溫馨的題材,電影東京鐵塔是部很平實的作品,看完後微微傷感,情緒並無格外呼天搶地地宣洩,我特地準備的面紙群沒有派上用場。年紀越大,對於死亡的議題越有感觸,有時一群朋友聚在一起,總帶點埋怨的口氣聊到這陣子又接到多少紅帖、又破了多少費,但收到紅帖就代表喜事,就是值得開心的事,等到我們週遭的朋友或同輩的親戚都已經過了結婚的階段,也就代表我們的年齡即將進入遇見長輩逝去的時候。相信不只我,還有很多人都一樣,談起自己的死亡也許灑脫、或裝作一派豁達,但對於親朋好友所有自己愛的人可能遭遇這個關卡,都會選擇迴避的態度,無法面對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有時我會這麼想,如果這個朋友不幸不在了,那還不如由我來代替他,因為我知道我死的話,傷心的人會比較少........嗯,談起切身的死亡經驗,我是很沒邏輯的,也許不談比較好吧。說點輕鬆的,在東京鐵塔裏飾演年輕媽媽的內田也哉子,沒想到她就是樹木希林的親身女兒啊,難怪臉型這麼像,母女飾演同一個角色真是個大賣點,不過想著想著,就會想到本木雅弘是這被這個女生搶走的,外型實在很不配啊~ ( 誤 )

tokyo.jpg

西遊記

Posted by 你知道的number5 on 10.2007 視覺   0 comments   0 trackback
fantasy01.jpg

錯過去年的水滸傳是看戲原因之一,但最大的動力還是來自於這張海報,不知為啥,看到這張海報會讓我腎上腺素激發,血.脈.賁.張 ,不過這張圖倒也徹底誤導了我,以為這齣戲會著重於西遊記的故事主軸,但最後還是以人物性格來建構章節。好吧,他是林奕華,如此解構應該不至於造成我的驚訝,演出效果依舊熱鬧非凡,頭卻也隱隱作痛了起來,是什麼導致了後遺症?

簡單寫寫.....

與其從劇中找尋林奕華對於旅行的定位,還不如從劇中所引用的歌曲與書本找尋答案。若不是陳綺貞,有多少人可以想得到 『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 這種關於旅行的解釋?而帶著小說 『 過於喧囂的孤獨 』 旅行的人,是為了想找尋自我或是挖掘更多的未知?這不禁讓我聯想到每到派遣結束便四處旅遊的大前春子,似乎也頗適合帶著這本書提醒自己,要堅守自身塑造的疏離人群的形象。

西天取經的九九八十一難,在此化身為婚姻的難關,聽著演員一句句的自白,這八十一個關鍵點聽起來就像是同一件事 : 不夠用心、不夠體貼包容,不夠有責任感。所以說想要幸福快樂,可以想成我們要度過重重八十一項考驗那樣困難,也可以想成我們只要記得三個原則如此簡單,而面對與逃避也不是那麼絕對的是字面上正反兩面的涵義,有應變的空間。

林奕華在包法利夫人們一劇中,玩弄綜藝&政論節目的方式已經相當徹底,想想當初十五段表演中包含多少節目的骨架與精華!同樣的方式再次出現於西遊記中,自然很難讓我驚喜了。這種模式會一直玩下去嗎?說真的有點擔心,就像是對於電視上的這些節目疲乏了一樣,即使用舞台劇型式加以諷刺嘲弄,還是會產生不耐感。不能說上次跳舞孃,這次跳特務J ( 非常趕得上流行 ) 就稱得上是新意呀。

fantasy02.jpg

拿西遊記主角唐三藏、孫悟空、豬八戒與沙悟淨的性格,套用於旅行,或者說人生的旅途中,是很易懂的分類方式,但卻難免讓我們陷入迷沼,因為我們都可能同時擁有這四種角色的性格,甚至交錯發作。於是享樂與悲觀相互撞擊,我們過得很矛盾,經常天人交戰,一經國家劇院大場面提醒,頭就痛了起來。

城市想像-師大商圈

Posted by 你知道的number5 on 08.2007 感覺   17 comments   0 trackback
既然上篇文章提及城市與美學的概念,又看到韓良露在誠品講堂裏要帶大家去逛逛 「 南村 」,那就順便丟個議題讓大家思考一下究竟 「 個體 」 對於生活環境風格的衍生,能夠扮演何種角色 : 由韓良露引發的一連串南村風波-文人與網友互譙事件 。簡單地說,韓良露立志推廣飲食文化 「 南村落 」 空間,並為文表示希望以 「 南村 」 ( South Village )之名替代師大商圈 「 這個過分商業化的名字 」。 韓良露有她自己的一套生活體現,我很佩服她的種種發掘與執著,然而她實在太用力推廣她的 「 南村 」 概念了,趨勢科技與誠品都予以贊助,並有一連串的相關活動,這些大動作惹惱了不少人,尤其是以這地區為主要活動範圍的年輕學子,於是文人的傲慢 ( 這我說的 ) 燃燒幻化為小宇宙,宣傳地更為淋漓盡致。 我自己本身對於師大商圈的熟悉度並不高,但我相信在地生活的居民與學生們,對於這個地區一定有著他們自己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男女尤其大不同,就像韓良露提到這個地區的墨西哥早餐與爵士樂,相信很多學生還是對於燒臘店與蔡依林比較有認同感。 【 插播時間 】 泰順街上有一家號稱全台第一家live搞笑俱樂部,有點類似歐美的脫口秀 + 日本的kuso表演 + 小劇場即興演出,我一直滿想去看看但又怕笑不出來會很尷尬 ^^a  有沒有人想提起勇氣一起去的  http://www.comedy.com.tw OK回到主題,以下是韓良露的解釋,我很肯定她的認真生活態度,也滿喜歡她介紹的一些店,但她推廣 「 南村 」 的方式一直有個盲點在,我先不說,看大家是否會被她說服。

中時人間 2007. 9. 1
大城市小村落── 「 南村落 」 風波之我見
◎韓良露

城市是活的、是不斷衍生的有機體。人會死,城市卻很少死亡,除非成為荒漠,否則城市的死亡只是癱瘓狀態、廢墟存在。有活力的城市,需要有創造力的市民,會讓城市不斷變身、成長、再生、復活,城市的物質空間可以不斷加大 ( 如東京的汐留 ) ,城市的文化空間也會不斷豐富 ( 如巴黎的瑪 ) ,城市的消費空間也會不斷定位 ( 如紐約的東村是格林威治村的新版、諾麗塔是小義大利的新版、翠貝卡是華爾街的新版 ) ,我們也可以這麼說,一個充滿文化創意的城市,一定會自發的為城市的區域劃分命名,區域分得愈細、不停有新名稱冒出的城市 ( 如東京的六本木山丘 ) ,也代表這個城市再生創造的能量越強。

人類的文明是由許多的村落組成小鎮、小城、大城,但許多大城市出現後,村落生活卻消失了,城市成為疏離、異化、冷漠的空間,二十世紀末期,許多大城市開始倡導大城市小村落的生活運動,讓城市恢復為許多區域村落生活體的聯結,恢復人情、店鋪、社區的互動。

但城市的村落文化並非只有單一的性格,因居住者的不同屬性,自然會產生不同的階級性格,也會發展出相異的生活風格與消費態度。我曾經粗分這些城市性格為布爾喬亞性格 ( Old Money的世家 )、新貴性 ( New Money ) 、波布性 ( 波西米亞+布爾喬亞 ) 、波希米亞性、庶民性、邊緣性、顛覆性……等等,城市各區域性格差異越大,城市的文化生活就越豐富,但每一個區域未必只有一種性格,例如台北的 「 溫羅汀 」 在我眼中,波希米亞性、顛覆性、邊緣性、庶民性同時存在,例如艋舺,有庶民性、邊緣性,但卻毫無布爾喬亞性,而信義計劃區,有布爾喬亞性、波布性、庶民性,卻缺乏顛覆性及邊緣性。

南村落從成立以來,報章、雜誌對南村落就有不少的報導,這些凡是參觀、參加過南村落活動者,大都給予很正面的評價,但畢竟不是人人都來過南村落,看過慢活報或與南村落工作人士溝通過,因此網路上也出現一些負面的聲音,關鍵所在就和 「 南村落 」 及 「 南村 」 這兩個名字引發的爭議有關。

我是個寫作者,對名稱有一定的敏感,譬如我一向喜歡用艋舺這個舊名來稱呼萬華,例如我寫過 「 艋舺幽光 」 一篇文章,就因為我覺得比 「 萬華幽光 」 來得美 ( 當然對我個人而言 ) ,我對城市的區域名稱也很在意,當我提到 「 大稻埕 」 時,一定包括延平北路、涼州街、甘州街、保安街、迪化街等處,我決不會用迪化街泛指大稻埕,只有專指迪化街的南北貨、布莊時,我才用迪化街之名。

像我從小住的北投 ( 也有人愛稱之為八頭 ) ,我則一向會強調是新北投或舊北投 ( 對我有具體分野的意義 ) ,十七歲起住的臨沂街一帶,我仍然愛稱之為東門町 ( 相對於西門町 ) ,但我心目中的東門町之名和這十多年來發展的很具創意的永康街、金華街一帶並不貼合,我卻尚未找到適合的名字來稱呼永康金華一帶 ( 總要想個有創意的名字吧! ) ,而沒個適當的名字總有點遺憾。

去年春天,我搬來師大路居住,常在雲和街、浦城街、龍泉街、泰順街等巷弄中散步,認識了不少在這一帶開有趣的店的有意思的店主,我一向對具文化創意、生活風格有關的事物有高度的興趣,也發現那些 「 有生活態度 」 的店主開出的店往往可以帶給我較高的心靈滿足,於是在 「 南村落 」 尚未籌備、尚未開張前,我就寫過兩篇文章談我在師大路這一帶生活。

事實上,當我三十多年前住在離師大不遠的臨沂街時 ( 我住了十五年 ) ,當時並未有師大商圈這樣約定俗成的名字,這一帶除了龍泉夜市外並不熱鬧,我記得大家提到這裡都叫龍泉夜市,但隨著商圈擴大,就慢慢出現師大商圈以及師大夜市的名字。

但師大商圈一直在變化,一直在融合舊事物與新事物,泰順街巷中有一邊賣金紙一邊賣家庭素食的鄉下式小店,龍泉街上有賣古早味的茶舖 ( 問問老闆吧!自從南村落開幕以來,我們可能已經買了幾百瓶的古早青草茶、洛神花茶、冬瓜茶 ) ,我們策劃的 「 南村印記 」 白攝影展 ( 難道我們只能叫 「 師大商圈印記 」 嗎? ),有龍泉街老理髮廳、夜市口的帶白鵝賣甘蔗汁的小販、和平東路上的工傷咖啡、蔥油餅小舖、草坪上清晨聚會的泰籍外勞、有上千張膠老唱片的巫雲、只能容十來人擠在一塊的老鼠窩咖啡店 ( 其實店名叫Coffee Mania,但我覺得不順口,取了個小名 ) 、荒廢的梁實秋故居及殷海光故居 ( 大家是否知道,「 南村落 」 正在呼籲老房子維護重建計劃嗎? ) 長在浦城街石牆上的老雀榕 ( 知道這棵老樹的存在嗎?知道這棵老樹已被師大剷除了嗎?看過 「 南村落慢活報 」 第二期報導的老雀榕傷逝記事嗎? ) ,其實是新舊並見,堆疊在一起的。

我們策劃展出了近五十張的 「 南村印記 」 照片,如果曾經到南村落索取免費慢活報 ( 另有上百個放置地點 ) 或上網看南村落照相簿的人,應該會感到錯愕,難以理解為什麼網路上會有文章批判南村落是 「 布爾喬亞想像 」 ?

在尊重多元文化、多元價值的前提下,布爾喬亞想像又有何不對、有何不好?我不承認南村落是布爾喬亞想像,因為我們不是;如果要用妥切的階級、文化品味形容我在 「 南村漫步 」 中過的日子,比較恰當的字眼或許是 「 波布 」 ( 主體是波西米亞性格,帶一些布爾喬亞性 )。

師大商圈,是一個一直在成長、蛻變的區域,除了原本的庶民性、波布性、波希米亞性外,這些年加了不少顛覆性 ( 如明顯的同志美學 ) ,但這裡卻不邊緣也不布爾喬亞,在台北各區經濟力下滑的今日,師大路一帶黃昏後蓬勃的活力與熱鬧是相當獨特的,除了很本土的夜市外,這裡還有不少的異國文化風情 ( 和天母較中產的外籍職業人士不同 ) ,這裡有不少外國學生與會說本地話 ( 普通話和台語 )的 「 老外 」 ,還有一條由不少僑民、老外開的異國美食街,以及周邊不少創意服飾店、設計用品店、咖啡店、小酒吧等等。

我會用南村形容師大商圈,當然和我八○年代初在紐約經歷的東村生活有關 ( 紐約東村有不少亞歐非人士,比當時的格林威治村要顛覆很多 ) ,但我並不覺得這種聯想有何政治不正確。日本的東京起源為何?紐約之名又從何而來?巴黎之名還跟希臘神話有關,南村,是地理方位的標示,台北市的南方;村是村落,在台北南方有趣的事與人聚集之處,小名叫南村又何妨?師大商圈這個約定成俗的名字,沒有人能將之從人們的記憶中消除,某位網友表示 「 不想用她 ( 指的是韓良露 ) 的記憶取代我的記憶 」 ,問題是我並沒有要取代你的記憶呀!

為什麼我們對取名這麼敏感,是不是許多人的政治神經都太過度發達了。只有握有公權力的人才可以去改國名、紀念堂名、馬路名、各公園名,不是像我這樣的寫作者,寫寫文章自娛娛人,出份慢活報 ( 六千份發行量 ) 小文宣一番,讀者若不同意、不滿意,大可置之不理,當然也可以批評,但我希望看到的批評是理性的、對事不對人的、不斷章取義的。

例如, 「 南村漫步 」 是韓良露個人的漫步,我有我的路線圖,寫一篇文章也不見得非寫出我全部的漫步路線,在南村漫步中,我寫到自己會喝義大利手搖冰咖啡、會吃中西廚房的墨西哥早餐和瑪莉珍的比薩、會聽 Blue Note的爵士樂,某位網友批評我 「 好像師大周邊只有歐式高級餐廳,沒有滷味攤和香雞排,餐廳播的是爵士樂而不會有蔡依林 」 ,問題是一杯七十元手搖冰咖啡和一客一兩百元的墨西哥早餐 ( 週一至週五 ) ,以及一個一百多元的披薩能稱為歐式高級餐館嗎?請去信義計劃區的法樂、Joyce East看看什麼叫歐式高級餐館,師大附近根本沒歐式高級餐廳,但這正是我心目中的南村優質之處,這些小小的、索價不高、有個人風味的異國料理往往更有風味。另外,Blue Note 的爵士酒館是台北多重要的經典爵士文化保存的地方啊!爵士樂絕對比蔡依林弱勢、非主流,為什麼我愛聽爵士也成了罪狀,為什麼我非要介紹播放蔡依林音樂的店家呢?我可以不聽蔡依林,而聽周杰倫、張震嶽、張懸、自然捲吧!音樂品味是很個人的事,怎麼可以有蔡依林比爵士樂更本土就更政治正確的心態呢?

某位網友表示,我要將師大夜市改名南村落,會讓師大夜市步上建成圓環的後果,這就更風馬牛不相干了。南村落是推廣飲食文化的空間,我們有台灣食物方舟的研究 ( 如野菜、馬蹄蛤、麻竹筍、蘿蔔、紅豆……等等 ) ,有世界食材的品嘗分享會,有用家庭食譜寫家譜的計劃、有用英語導覽國際人士在南門市場、東門市場的美味散步,有帶美食愛好者半夜去基隆漁船上買魚的活動、有拍攝本土食物故事的記錄片計劃……等等,就是沒有跟師大夜市有關的任何計劃,為何網路上會以訛傳訛至此呢?網路是如此美好的溝通、傳播工具,請善待之而非濫用之。

如果這位網友讀過 「 南村漫步 」 的全文,怎麼會漏掉文中我提到龍泉夜市中的蚵仔麵線、鹽酥雞、糯米腸包小腸、臭豆腐、甜不辣……等等,我在龍泉夜市出沒的資歷已高達三十年了,這裡賣小吃的店家我認識的或許不比這位寫我不提滷味攤或香雞排的網友少,這位網友知道夜市中那一家甜不辣、香雞排、滷味攤、臭豆腐最好吃嗎?和這些店家聊過天、請教過他們的小吃祕訣嗎?或者看過我寫的關於這一帶小吃乃至寧夏夜市、遼寧街夜市、涼州街早市等等的小吃文章嗎?難道寫小吃就政治正確,介紹異國食物就不對,我對兩種食物都愛,我就是太愛食物了,才會被某位網友人身攻擊說 「 改名也不會改身材 」 ( 我看了只有大笑,謝謝指教! )。

某位部落客說我叫師大商圈為南村是挾企業贊助大搞文化行銷,請問我在行銷什麼?賣什麼?我會有什麼營利好處? ( 請告訴我,我該如何不繼續花錢而可以像賣香雞排一樣賺錢? ) 還有人把 「 南村落 」 和 「 台客搖滾 」 相提並論, 「 台客 」 這個字眼算是公共語彙,但 「 南村 」 或 「 南村落 」 卻不是。我自己想出的名字為什麼不能用,牽涉誰的專利權嗎?難道因為我叫自己 「 南村落 」 就可以大賣產品嗎? ( 我還不如用韓良露之名賣XO醬還容易些 )

話說回來,才兩個月的 「 南村落 」就這樣屢上網路、報紙、雜誌、廣播各種媒體,以推廣飲食文化為初衷、本意的我,也不免覺得在網路上被少數網友罵竟然因禍得福,但仍希望少數不了解 「 南村落 」 在做什麼的網友,請上我們的網站
http://www.southvillage.com.tw

粉樂町 2007

Posted by 你知道的number5 on 05.2007 哪裏都遊樂   0 comments   0 trackback
fun01.jpg

粉樂町展最後一天,我為了看這隻蜘蛛(?)湧起動力在東區街頭晃啊晃,結果還是為了躲雨而作罷,幸好在大雨落下之前也多少看到一些作品,心中充滿許久未有的城市能量感動。

說起這次粉樂町當代藝術展 http://www.fubonart.org.tw/veryfunpark2/P2.htm,若要強調它的文化訴求就太嚴肅了點,純粹結合生命與美學以落實在東區現代建築中,是一場大規模的展覽。有來自國外新銳藝術家的作品,也有國內執著於創作的 " 怪人 " ,作品不見得樣樣嫻熟或具有爆點,卻因為將展覽作品放置於刻板的展覽場之外,而顯得相當有朝氣。在看展覽之餘,可以順便看著店家的商品,將商業消費行為經由藝術表現,以淡化資本主義的意識色彩,除了形式上的買賣行動外,也可以順勢思考商品超脫於金錢以外的價值,與店家欲呈現給消費大眾的經營概念與氛圍,而這些動作,會讓我們喚起夢想。

fun05.jpg

由於是展覽的最後一天又逢週日,走在東區街頭,發現好多人手裏都同樣拿著這份地圖,照著地圖上的標記一一找尋座落各處的展覽品。這些人有些是學生,有些是打扮比較特殊的同道人,更讓人驚奇的是,有不少是全家大小一起玩著 『 類尋寶遊戲 』 的小家庭。在敦化南路的糖村裏,它的展覽作品正好是攻占冰淇淋的士兵們塑像,看著爸爸媽媽為小朋友解說著作品的意義,小朋友也似懂非懂直喊著好大的冰淇淋,那個畫面煞是有趣。培養小孩子的美學,就是要像這樣從日常生活中做起呀。

我不清楚是否所有配合擺放作品的店家,都像我那天看到地那麼友善,就店家角度而言,配合這個活動雖可以加店家的知名度與商品的能見度,但相對來說,業績卻有可能反成長。因為大部份的人在觀看作品之後,蓋個章就離開,不僅不會購買商品,甚至有可能因為在店內喧嘩吵鬧阻礙走道,而影響原本想要消費的顧客。不過當天我所到的店家,店員態度都滿好的,也許有特別交代過吧,連顧客大爆炸的miss sofi也不錯 ←大打折中 =.= 記得當時進去是為了想買鞋,結果隨口說了一句不知道展覽作品在哪,馬上就有個好心爸爸叫我從外面的櫉窗看,只好說聲謝謝快步走出去,其實,我還是比較想看鞋 ^^ |||

台灣的建築物一向沒有統一規劃,簡單來說就是各蓋各的,各有各的風格,其實這種 " 亂 " 還不知道稱不稱得上風格呢!但儘管這麼亂,從中衍生而出的一種混亂動力,卻也挺迷人的,台北東區的巷弄裏就有這股魅力。這裏的店家來來去去,很多心態年輕的人懷抱著夢想所創立的店,因遭遇現實而不得不離去,再換下一批縮衣節食的心態年輕人來奮鬥。這些店家的商品不見得很好或實用,但大部份都很昂貴,我通常都抱著觀賞與玩樂的角度踏進店內,看看最近的潮流是什麼,店內的裝潢強調什麼,有時會像發現新大陸般看到新奇的玩意兒;有時會一股衝動買下像極了乞丐裝的外套 ( 可能比城兆緯的裝扮好一點而已orz ) ;有時會看到很多搭配如同日本雜誌翻版或一些別有獨特風格的人; 這些人、這些事物與這些風景,都可以激發自己無限想像,乍看之下很混亂,但卻極具生命力。

fun04.jpg

透過這次展覽,能夠挖掘一些平常沒有注意到的店,這也是除了欣賞到藝術作品外另一個實質收穫。於是,我們會開始想要逛美美的花店、特殊的家具用品店,甚至留意下一個可能擦身而過的櫥窗陳列,進一步將這些美感,或激發出自己的一套美學,落實於生活週遭裏,創建出自己的格局。我們早已知道我們的市容不夠大器,也許還不時怨嘆比不上日本的時尚或美國的萬象,不過既然已經生活在這塊土地,能從中找尋一些小小的趣味與新意,更能為生活帶來快樂、積極的能量,這也是這次無牆美術館所要傳達的最重要意義了。

fun03.jpg

  

プロフィール

你知道的number5

  • Author:你知道的number5
  •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ブログ内検索